WSOP新王诞生!Hossein Ensan主赛登顶,收获1000万美元奖金

  • 时间:
  • 浏览:93
  • 来源:德扑游竞技平台

第50届WSOP主赛事历经10轮比赛的激烈战斗后迎来了新的王者,他就是德国选手Hossein Ensan,他在单挑中击败了意大利选手Dario Sammartino拿下冠军金手链及1000万美元奖金。

Ensan的首笔锦标赛奖金可追溯到2013年,但他打牌的时间却开始于1990年,也就是他从伊朗移民到德国后。自我介绍中他表示在接触扑克前自己是一位画家。

Ensan曾在2014年的EPT巴塞罗那站主赛中取得过第3名(奖金$860,091),随后在2015年的EPT马耳他站主赛中取得第6名(奖金$166,262)。2015年拿下了EPT终极决赛的冠军,并且还赢得了EPT布拉格站主赛冠军(奖金$825,151)。2017年,Ensan斩获了WSOP-C罗兹瓦多夫主赛冠军,奖金$219,036。

回顾今天的比赛:

当最后三强的决战开始时,Livingston的筹码排在第二位。但在漫长的拉锯战中他逐渐被消耗成最短码。最终,在第200手牌短码的Alex Livingston拿着A♣J♦直接全下,Hossein Ensan用A♠Q♦跟注。公共牌发出6♦J♥Q♠2♠9♦,Alex Livingston获得主赛事第3名以及400万美元奖金。

Alex Livingston曾是一位国际象棋冠军,后来选择了成为一名职业牌手,他常年奔波于哈利法克斯、新斯科舍和拉斯维加斯。32岁的他在波士顿塔夫斯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开始打牌了。本次并不是Livingston第一次打入WSOP主赛深码环节。这位加拿大牌手曾在2013年获得了主赛的第13名,当年的冠军是Ryan Riess。他在今年的成绩也是相当可人的,之前取得了$1,500八项混合赛的第9名和$2,500混合8+赛事的第7名。

32岁的Dario Sammartino有着多项显著的扑克成绩,包括在2017年取得$111,111买入一滴水豪客赛季军,奖金$1,608,295。Sammartino还多次打入过EPT终极决赛和PS加勒比奇遇赛事的决胜桌,可惜都与冠军插肩而过。这位意大利牌手目前职业累积奖金超过800万美元,此次进入前三强已经让他成功取代Mustapha Kanit成为意大利扑克奖金榜上的第一人。

尽管在比赛开始时筹码量是最少的一位,但Sammartino却比其他任何一名选手都有经验。开局没多久他就从筹码王Ensan身上完成了翻倍,随后又在Livingston抢下了几个巨大的底池,间接的帮助Ensan将对手淘汰出局。

当进入单挑时,他拿着的235,000,000筹码对抗上Ensan的279,800,000,双方码量差距并不太大。

两人在僵持了会后进入20分钟的休息时间,回来后仅进行了几手牌冠军就产生了。

Ensan开局到1100万,Sammartino跟注。

翻牌:10♠6♠2♦,Sammartino过牌,Ensan下注1500万,Sammartino跟注。

转牌:9♣,Sammartino再次过牌,Ensan下注3300万,Sammartino全下1.4亿,Ensan跟注。

Sammartino:8♠4♠

Ensan:K♥K♣

河牌是一张Q♣,Hossein Ensan拿下冠军,来自意大利的Dario Sammartino获得了亚军及600万美元奖金。



猜你喜欢

一年盈利多少才能开始打职牌?

最近扑克圈的两位大咖Jaime Staples和Doug Polk就打职牌的盈利目标做了深入的探讨:一年盈利至少多少才能打职牌?做一个成功职业牌手的几率到底有多大?

2019-10-20

Ed Miller手把手底池赔率入门教学

池赔率是一个几乎所有常客牌手都熟悉的概念。但是,尽管这个概念广为人知,仍然有许多牌手在误用它。因此,我想写一篇关于在无限德州扑克现金局如何使用这个概念以及如何不去使用这个概念的入门教材。

2019-10-20

国内玩家鲤鱼一手价值150万港币的手牌讨论:call 或者 fold?

前两天发出A5s那手牌后引起了大家的极大讨论,看来大家对国内知名玩家的手牌都比较感兴趣,今天给大家带来一手当时引起轰动,各路大神纷纷参与讨论的一手,价值150港币的手牌,来自国内玩家鲤鱼。

2019-10-20

常规桌中级:在盲注位置拿QQ+和AQ+平跟

拿着强牌在盲注位置平跟是玩家们做得不够的地方。无论何时他们看到QQ+或是AK, 他们还没足够思考就自动再加注任何开放加注, 让我们查看一些为什么我们应该用这些牌平跟的理由,确定使用这种玩法的正确频率。

2019-10-20

曾经叱咤牌坛,之后惨遭破产的牌手TOP 5 (一)

普通玩家很难想象在牌桌上赢数百万美金之后又在一到两年间破产的感受。相比其他领域的人,这样的命运会更容易落在职业牌手的身上。

2019-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