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职业牌手长考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 时间:
  • 浏览:19
  • 来源:德扑游竞技平台

首先,德州扑克一共有四个阶段:翻牌前(pre-flop)、翻牌后(flop)、转牌后(turn)和河牌后(river)。

再次,为了简化讨论,我们不妨将每一阶段的行动简化为如下五种:弃牌(fold)、跟注(call)、过牌(check)、加注或下注(raise/bet)和全下(all in)。
这里的简化是这样的:加注不再进一步细分为最小加注(mini-raise)、三倍加注或是一个底池的加注。假设牌手只能选择“加注”这一个动作。

好了,是时候亮出本文的观点了:

德州扑克是一个穷尽枚举的游戏,如果你漏掉了一些情况,就会吃亏。

现在来详细说明这个观点。对于一个牌手,他在转牌上作为第一个行动者,他在想些什么?(为清晰,我们以下的讨论并无牌例,也就是暂时不考虑他的手牌)

第一就是自己该采取哪种行动?(开始遍历五种情况)

  • 弃牌:并不在考虑中,因为过牌严格好于弃牌。

  • 过牌如何?如果过牌了,对方会在这五种选择中如何选择?对方下注,又到了你的选择,你是跟注、加注还是全下?如果你只是加注,对方全下了,又回到你了,你是弃牌还是跟注全下?

  • 加注/下注如何?同样的,对方加注/全下,你如何选择?是全下、跟注还是弃牌?

  • 全下如何?全下似乎是相对简单的决策,因为你就再也不用选择了。多省心啊,私以为这就是为什么QQ之类的平台上那么多喜欢全下的人的原因——省心。

好了,这只是仅考虑在转牌圈这一步的选择。而且是你先手,对方后手。如果对方先手,你还要多面临一个选择:跟注。

我经常看到一些玩家在加注对方的下注后,对方全下,他又陷入了深深的(很多时候是无谓的)思考。因为你要在加注时就考虑到对方再加注/全下的反应啊。

这一步的选择想清楚就够了么?远远不。

我们再深一步,假设我认为转牌圈不会有大规模的战争好了,我们很快就可以见到河牌。这时候,你在转牌上的思虑还应包括河牌圈的所有情况。(河牌还有52-2-4=46张牌可能发出来,所以你应该遍历46种情况)

  • 发出X、Y、Z的时候应该如何?下注、寻求一个过牌-加注,还是寻求一个简单的亮牌?如果我在发出X、Y、Z的情况下下注,对方加注/全下,我又该如何?

  • 发出W、U、V的时候应该如何?会不会W帮助了他的同时,更加帮助了我?如果是,我应该寻求过牌-加注,还是价值下注?

  • 发出A、B、C的时候应该如何?根据我的形象,如果发出A我要不要抓紧演我中了顺子(而我实际是空气牌、听花破产)?如果要演中了顺子是不是要尽量不要犹豫,看到A就直接下注?下注多少,是简单的下注还是全下?

截止到现在,你已经基本上想清楚了转牌上该如何行动。如果你没有经历这个思考过程,恐怕要扣分,哦不,输掉筹码。[实际情况要更复杂,因为你的加注额度也是有自由度的,比如,你要考虑如果你的下注被跟注了,底池的大小,对方后手的筹码,还适合不适合做价值下注/诈唬(bluff)]。

你以为就够了么?不,还远远不。你还要回顾这一手牌的历史信息,其实这是一个遍历对方手牌的过程。(在转牌上,你未知的牌还有52-2-4=46张,所以对方手牌的可能有C(46,2)=1,035种)所以你应该遍历对方可能的1,035种手牌。幸运的是,大部分手牌都可以很快排除。不幸的是,由于大部分牌可以很快排除,因此,你可能”过快”的排除了一些本来可能的可能。这会让你输掉筹码。

  • 对方可能手持AA、KK、AK和QQ么?如果可能,对方在翻牌前、翻牌圈的行动是否符合持有这手牌的逻辑?尤其是翻牌前,结合对方的位置,他会不会拿着AA、KK仅仅溜入?

  • 对方可能手持TT、JJ、AQ-AT、AXs(s代表suited,指同样花色)、QKs这些牌么?如果是,对方各阶段的行动是否符合他手持这些牌的逻辑?如果是我手持这些牌,会不会“在翻牌只是跟注一个下注,而不是通过加注尽快拿下底池,以防对手再免费的看一张牌”?

  • 对方可能手持22-99、AXo(o代表off suit,指不同花色)、KXs、KXo等牌么?如果是,结合对方的牌桌形象、对方的松紧度,他前面的行动是否符合手持这些牌的逻辑?

  • 对方可能手持卡顺听牌、同花听牌、双头顺听牌、双卡顺听牌么?

  • 对方可能在拿着空气牌跟我打么?

最终,你应该可以把他的手牌缩小到一个范围里,并且每一手牌都是有概率的:比如,对方有25%概率手持XX、50%概率手持YY、20%概率手持ZZ和5%的概率手持空气。
好了,在转牌圈上你已经想了这么多:

  1. 你如何行动、对方会如何行动、而后你会如何反击;

  2. 河牌圈发出的各种牌会让我继续如何行动、对方如何行动,我会如何再反击;

  3. 对方的手牌范围(range),通过遍历1,035种可能,你将对方的手牌范围缩紧到一个几手牌及其概率上。

而这个游戏更难的是,在翻牌圈、河牌圈你还要经历这种思考,甚至翻牌前你也要思考。尤其这些思考是连贯的,比如你对对手范围的认识,从最开始的C(50,2)=1,225种,经过一步步到最后一点点缩小为几种,甚至一种(如果你能长期缩小为一种,你就是读牌之王)。
如果你不小心漏了某种情况,你其实就犯了错误,对手很可能从你的错误中盈利。
一个例子就是《赌王之王》的开头,主人公手持A9,在牌面发出A99的情况下,未经思考(其实他当时在想的全是赢了以后的场景)就跟注了对方的全下,漏掉了对方可能有AA的可能。(这个例子可能太小概率了,属于大牌撞上大牌没办法,但你应该有这个意识,AA在对方的范围里,虽然概率不大。)

另一点需要说的是,以上几种思考不是独立的,他们也是有内在的逻辑的关系的。比如你对对手范围的认识不仅跟他的下注有关系,也绝定了他以后的下注/跟注/弃牌决策。

好了,你看到这里已经打了退堂鼓,你觉得自己的思考还是不够(要么不够全,要么不够快),我再加一个坏消息给你,如果你能做到上述思考过程,你不过是掌握了这个游戏(Poker)中的10%科学(Science)的部分,我还完全没有说这游戏中90%的艺术(art)的部分。比如,如何掩盖自己的紧张,或故意演的紧张。

但是有一个好消息,就是上面的思维是可以锻炼的。你开始可能是从1,225手起手牌去推断对方的范围。但随着你的锻炼,你很快就可以把对方的手牌定位在10手,最多100手上。你思考的河牌圈情况也不是46种,而是4、5种,因为有一种情况叫“空气牌”,它占了大部分。你的选择也几乎是固定的,因为他跟你对对方范围(和类型)的认识是关联的。比如,如果他是一个常在转牌上示弱的对手,你应该多使用漂浮打法而后在转牌上争取赢得更多的弃牌盈率(Fold Equity)。

看到这里,如果你再去观看比赛,有选手叫了暂停/延时/跟注时间,你应该十分理解他。因为那局牌里,他可能要遍历的情况太多了。而真的不是装逼。

噗,解锁了一个成就:没有使用一手牌例写了一篇德州扑克的文章。

猜你喜欢

一年盈利多少才能开始打职牌?

最近扑克圈的两位大咖Jaime Staples和Doug Polk就打职牌的盈利目标做了深入的探讨:一年盈利至少多少才能打职牌?做一个成功职业牌手的几率到底有多大?

2019-10-20

Ed Miller手把手底池赔率入门教学

池赔率是一个几乎所有常客牌手都熟悉的概念。但是,尽管这个概念广为人知,仍然有许多牌手在误用它。因此,我想写一篇关于在无限德州扑克现金局如何使用这个概念以及如何不去使用这个概念的入门教材。

2019-10-20

国内玩家鲤鱼一手价值150万港币的手牌讨论:call 或者 fold?

前两天发出A5s那手牌后引起了大家的极大讨论,看来大家对国内知名玩家的手牌都比较感兴趣,今天给大家带来一手当时引起轰动,各路大神纷纷参与讨论的一手,价值150港币的手牌,来自国内玩家鲤鱼。

2019-10-20

常规桌中级:在盲注位置拿QQ+和AQ+平跟

拿着强牌在盲注位置平跟是玩家们做得不够的地方。无论何时他们看到QQ+或是AK, 他们还没足够思考就自动再加注任何开放加注, 让我们查看一些为什么我们应该用这些牌平跟的理由,确定使用这种玩法的正确频率。

2019-10-20

曾经叱咤牌坛,之后惨遭破产的牌手TOP 5 (一)

普通玩家很难想象在牌桌上赢数百万美金之后又在一到两年间破产的感受。相比其他领域的人,这样的命运会更容易落在职业牌手的身上。

2019-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