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桌基础:保护盲注: check-raised诈唬

  • 时间:
  • 浏览:277
  • 来源:德扑游竞技平台

TAG型牌手在翻牌前和翻牌后都是非常优秀的牌手,当你以更宽的牌力范围进行再加注时, 他们会利用你的这一点。实际上结果是, 你不在位置上时, 你会下注过多的钱, TAG型牌手总是胜你一筹。

当我看到这种牌桌动态开始发生时,我会改变我的盲注保护战略。有时候我会开始跟注对手在后位的加注,有时候会对他们进行再加注。当我开始跟注, 我会以KQ, KJ和AT 这样的牌进行跟注。这些牌行可能撞到超牌和内听顺子牌,那样对于我接下来的打法有很大的帮助:check-raised诈唬。

任何时候,当我在盲注进行跟注,我以这样的牌撞到了超牌或是内听顺子牌,我会对后位的TAG加注者进行check-raise诈唬。许多在高等筹码游戏中的TAG型牌手都非常的擅于反击再加注,但是他们不擅于反反击再翻牌圈的check-raise 打法。很多时候你都可以把底池拿下,而当你不能时,你有机会在凑成内听顺了或是超牌时将底池拿下很重要的一点是,当你被跟注时不要再继续进行诈唬,除非你以前有过足够的check-raise诈唬的成功历史, 而且你认为你的对手是在以一手边缘牌跟注你的check-raise 。通常通过跟注,他们是再向你暗示他们拿到了好牌。如果你感觉到他们是在以边缘牌进行跟注,你可能开始在转牌圈开出一个大下注。

在这些情况下,如果我凑成了一手牌像两端开口顺子听牌或是顶对,我通常部会紧紧让牌和跟注。这些牌不仅仅只是值得我们在翻牌圈进行check-raise诈唬,但是再对抗翻牌圈的再加注时玩起来也比较困难。

有一个例子就是我刚刚玩过的一个例子。我在某网站中玩盲注等级为$2/ $4的游戏,我对抗的TAG型牌手的统计数据是19/15/3 。我们在一起巳经玩过了一定数量的牌,对手知道我会做做小动作,但是总的来说我的打法比较紧。对手像往常一样在庄家位加注到$16, 我在BB 位,底牌是K •J心如果3bet再加注,我会以一手被压制牌陷入一个大底池中,而我没有位置,所以我选择跟注。但是我还是不想弃牌,因为对手的偷盲率为33% , KJo的牌力面对33%的偷盲注者是足够强大了,绝对不值得弃牌的。

翻牌是7♠6♣5♦, 我让牌,庄家位牌手下注到$3 0。我加注到了$80, 对手跟注。

转牌是T♠,我让牌,庄家位牌手下注到$160, 我弃牌。好的,我的打法并没有成功,但是这个就是扑克游戏。但是你可以这么想——对手加注这么多手牌,那些牌在翻牌圈根本就没打办法再继续,所以他也不得不在很多时候弃牌,像手持诸如两张大牌的对手是不可能继续玩的。大部分的同花A 牌他也必须放弃。即使是A6他要继续玩牌也是有困难的。

我不是在进行一个纯粹的诈唬。如果对手跟注,我可能会撞到A 或是J从而拿到最好的牌。在转牌圈凑成顶对可能会让我扣面对两难的境地,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却可能羸得底池。

同样这样打的意义在下一次他加注我的盲注时,他可能会有顾虑。他知道我会放宽我的牌力范围进行反击,要偷走我的盲注没有经过斗争是不可能的。



猜你喜欢

Konnikova从Erik Seidel那里获得扑克速成课程。

对于扑克玩家来说,理解变化很容易。这成为了第二天性,在某些日子里,Ace会被击碎并导致失误,而在其他时候,你会因为被牌面击中而带着眼下的瘀伤离开。

2020-07-01

从全民游戏“斗地主”到“为国争光”之电竞,德扑何时被“宠幸”

论竞技性,德州扑克远超斗地主;论影响力,德州扑克也不输电子竞技。

2020-07-01

玩家闯入WSOP线上赛事决赛桌将被要求使用实名进行比赛

随着2020WSOP赛事在GGPoker上顺利开展,在这个夏天我们也将会能够得知具体有哪些人会获得金手链,因为在闯进决赛桌之后,玩家们将被要求实名进行比赛。

2020-06-30

五大白白损失资金的错误想法!

通常来说,我们提高牌技的方法是比对手想得更多,我们的思维就是牌桌上的武器,但有时候思维为领导我们走向完全错误的方向并且全然不知

2020-06-30

德扑牌手不可不知的重要概念:筹码底池比.

因为有那么多翻后招数,现金局可能看起来比扑克锦标赛更艰难。然而,最优秀的锦标赛牌手善于在各种不同的筹码深度游戏每一个回合。

2020-06-30